《聊斋志异》无障碍阅读:荍中怪 译文

长山安翁者(今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和滨州市邹平县长山镇一带),性喜操农功(干农活)。秋间荍熟,刈(yì 割)堆陇畔(通“垄”,田埂边)。时近村有盗稼者,因命佃人(diàn 佣工)乘月辇运登场(就着月光推车搬运。辇,手推车),俟其装载归,而自留逻守(巡逻守卫)。遂枕戈露卧(露天下枕着武器睡觉)。

目稍瞑,忽闻有人践荍根(踩荞麦根)咋咋(zé)作响。心疑暴客(盗贼),急举首,则一大鬼高丈馀,赤发鬡须(nínɡ 蓬乱的胡须),去身已近。大怖,不遑他计(无闲暇做其他考虑),踊身(纵身)暴起,狠刺之。鬼鸣如雷而逝。恐其复来,荷戈而归。迎佃人于途,告以所见,且戒勿往。众未深信。

越日,曝麦于场,忽闻空际有声。翁骇曰:“鬼物来矣!”乃奔,众亦奔。移时复聚,翁命多设弓弩以俟之。翌日(次日,第二天),果复来,数矢齐发,物惧而遁。二三日竟不复来。

麦既登仓,禾䕸(jiē)杂遝(tà 指荞麦秸散乱在地。䕸,庄稼秸秆。杂遝,也作“杂沓”,杂乱),翁命收积为垛(整齐地堆积成的堆),而亲登而践实之,高至数尺。忽遥望骇曰:“鬼物至矣!”众急觅弓矢,物已奔公。公仆(pū 向前倒下),龁(hé 咬)其额而去。共登视,则去额骨如掌,昏不知人(不省人事)。负至家中,遂卒。后不复见。不知其为何怪也。

长山安翁与荍中怪有四次较量:第一次,长山安翁取得了胜利,荍中怪失败了。因为长山安翁有武器——戈——防身,而且长山安翁首先发现了对方,突然进攻,“踊身暴起,狠刺之”。第二次,长山安翁全身而退,因为还是他提前发现了荍中怪,并且有路可逃。第三次,长山安翁有防备,有众人保护,还有弓矢作为防御武器,得以击退荍中怪。但第四次,大概长山安翁有点疏忽了,他孤身登上荞麦垛顶,既脱离了众人,又没有带随身武器,且无路可逃,于是被荍中怪钻了空,死于非命。

白话文

长山县有一个老翁,姓安,生性喜欢务农。有一年秋天,他种的荞麦熟了,割了堆到地边。因当时临近的村有偷庄稼的贼,安老翁就命令佃户趁着月光用车运到场上。等佃户装车推走后,他自己留下守护还没运走的庄稼,头下枕着长矛,露天躺在地上,稍稍闭着眼休息。

猛然间他听到有人踏着荞麦根走来,吱吱咯咯地响。他心想可能有贼,猛一抬头,见一个大鬼,身高一丈多,红头发,乱胡须,已走到身前。安老头很害怕,来不及想别的办法,猛地跳起用长矛狠狠刺去。鬼大叫一声,如打雷一般,随即不见了。他怕鬼再回来,就扛起矛回村。走到半路,遇到佃户们,安老翁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,并告诫他们不要再去了。大伙还有点不大相信。

到了第二天,把荞麦晒在场上,忽然听到空中有声。安老翁大惊,喊道:“鬼来了!”喊罢就跑,大伙也跟着跑。过了一会儿,没有事,又纷纷回来。安老翁命大伙多准备一些弓箭,等候鬼来。又过了一天,鬼果然又来了,大伙乱箭齐发,鬼被吓跑了。此后两三天没有再来。

荞麦晒打完毕入了仓,场上仍有乱麦秸杆。老翁命佃户收积起来堆成垛,他在垛顶上用脚踩实。等垛高数尺时,他忽然在垛顶上望着远处高呼:“鬼来了。”大伙急着找弓箭时,鬼已到老翁身边,老翁倒在了垛上,鬼啃了他的前额一口就走了。大伙都到垛上去看时,老翁的前额已被那鬼啃去了手掌大的一块皮肉。老翁昏迷不醒人事,大伙抬他回家,很快就死了。以后那怪物没有再来,也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怪物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