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聊斋志异》无障碍阅读:偷桃 译文

童时赴郡试(童年时赴济南府应试),值春节(古时以立春为春节)。旧例,先一日,各行商贾,彩楼(用彩色绸帛结扎的棚架)鼓吹(乐队)赴藩司(布政使司衙门),名曰“演春”。余从友人戏瞩(游玩观赏)。是日游人如堵。堂上四官皆赤衣(总督、巡抚、布政使、按察使等省级官员穿红色品服),东西相向坐。时方稚,亦不解其何官。但闻人语哜嘈(声音嘈杂),鼓吹聒耳(guō 杂乱刺耳)。忽有一人率披发童,荷担(挑着道具担子)而上,似有所白(结合下文,当跪着说话,陈述);万声汹动,亦不闻为何语。但视堂上作笑声。即有青衣人(差役)大声命作剧(表演)。其人应命方兴(方才站起),问:“作何剧?” 堂上相顾数语。吏下宣问所长。答言:“能颠倒生物(能颠倒按季节时令所生长的植物)。”吏以白官。少顷复下,命取桃子。
术人声诺。解衣覆笥(sì 竹器)上,故作怨状,曰:“官长殊不了了(通晓事理)!坚冰未解,安所得桃?不取,又恐为南面者所怒(指堂上长官。古以面南为尊,帝王或长官都坐北朝南)。奈何!”其子曰:“父已诺之,又焉辞?”术人惆怅良久,乃云:“我筹之烂熟。春初雪积,人间何处可觅?惟王母园中(王母娘娘的蟠桃园),四时常不凋谢,或有之。必窃之天上,乃可。”子曰:“嘻!天可阶而升乎(天可以沿着阶梯爬上去吗)?”曰:“有术在。”乃启笥,出绳一团,约数十丈,理其端,望空中掷去;绳即悬立空际,若有物以挂之。
未几,愈掷愈高,渺入云中;手中绳亦尽。乃呼子曰:“儿来!余老惫(衰老),体重拙,不能行,得汝一往。”遂以绳授子,曰:“持此可登。”子受绳有难色,怨曰:“阿翁亦大愦愦(太昏聩,太糊涂)!如此一线之绳,欲我附之,以登万仞之高天。倘中道断绝,骸骨何存矣!”父又强呜拍之(抚拍哄劝他),曰:“我已失口,悔无及。烦儿一行。儿勿苦,倘窃得来,必有百金赏,当为儿娶一美妇。”子乃持索,盘旋而上,手移足随,如蛛趁丝,渐入云霄,不可复见。

久之,坠一桃,如碗大。术人喜,持献公堂。堂上传视良久,亦不知其真伪。忽而绳落地上,术人惊曰:“殆矣!上有人断吾绳,儿将焉托!”移时,一物堕。视之,其子首也。捧而泣曰:“是必偷桃,为监者所觉。吾儿休矣!”又移时,一足落;无何(不久),肢体纷堕,无复存者。术人大悲,一一拾置笥中而合之,曰:“老夫止此儿,日从我南北游。今承严命(严,本为对父亲的尊称,父命因称“严命”。旧时称地方官为父母官,所以借称),不意罹(遭受)此奇惨!当负去瘗(yì 埋葬)之。”乃升堂而跪, 曰:“为桃故,杀吾子矣!如怜小人而助之葬,当结草以图报耳。”

结草:谓受人厚恩,虽死犹当以报之。据《左传·宣公十五年》载,晋国魏武子有爱妾未生子,魏武子患病时曾嘱咐其子魏颗改嫁其爱妾,但临终时又令其子将爱妾殉葬。魏武子死后,魏颗从治命,不从乱命,改嫁了其爱妾。后魏颗与秦国力士杜回交战,见一老人结草绊倒杜回,令魏颗获胜,魏颗夜间梦老人告诉他:“余,而所嫁妇人之父也。尔用先人之治命,余是以报。”后世即以“结草”为报恩的典故。
坐官骇诧,各有赐金。术人受而缠诸腰,乃扣笥而呼曰:“八八儿,不出谢赏,将何待?”忽一蓬头僮首抵笥盖而出,望北稽首(qǐ 一种俯首至地的最敬礼),则其子也。以其术奇,故至今犹记之。后闻白莲教能为此术(盛行于元、明、清三代的民间秘密宗教团体),意此其苗裔耶(子孙后代)?

白话文

我童年的时候,一次到济南府参加考试,正巧遇到过春节。接旧风俗,春节的前一天,城里的各行各业做生意的,要抬着彩楼,吹吹打打地到布政司衙门去祝贺春节,这叫做“演春”。我也跟着朋友到那里去看热闹。
那天,游人很多,人们把四面围得像堵墙,水泄不通。大堂上坐着四位官员,身上都穿着红袍,东西面对坐着。那时我年纪还小,也不懂得堂上是什么官。只听得人声嘈杂,鼓乐喧天,震耳欲聋。忽然有一个人,领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童子,挑着一副担子,走上堂来,好像说了一些话,只是人声鼎沸,也听不见他说了些什么,只见大堂上的人在笑。接着,就有个穿黑色衣服的衙役传话说,让他们演戏。那人答应了,刚要表演,又问道:“耍什么戏法?”堂上的人相互商量了几句,就见有个衙役走下堂来,问他有什么拿手的好戏法。那人回答道:“我能颠倒生物的时令,生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。”衙役回到堂上禀报后,又走下来,说叫他表演取桃子。
耍戏法的点头答应了,脱下衣服盖在竹箱上,故意装出一副埋怨的样子说:“官长们委实不明白事理,眼下冰还没有化,叫我哪里去取桃子呢?不去取吧,怕惹得官长生气,这可叫我怎么办?”他的儿子说:“父亲已经答应了,又怎么好推辞呢?”耍戏法的人为难了一阵子,说道:“我认真想过了,眼下还是初春天气,冰雪还未融化,在人间哪里能找到桃子啊?只有王母娘娘那蟠桃园里,四季如春,兴许会有桃子。可是,必须到天上去偷,才能得到桃子。”儿子说:“嘻!天可以像有台阶似地走上去吗?”耍戏法的说:“我自有办法。”说完,就打开竹箱子,从里面取出一团绳子,大约有几十丈长。他理出一个绳头,向空中一抛,绳子竟然挂在半空,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着似的。眼看着绳子不断上升,愈升愈高,隐隐约约地升到云端,手中的绳子也用完了。这时,他把儿子叫到身边,说:“孩子你来,我老了,身体疲乏、笨拙,上不去,你替我走一趟吧。”接着就把绳子头交给儿子,说:“抓着这根绳子就可登上去。”
儿子接过绳子,脸上显出很为难的样子,埋怨说:“爹爹真是老糊涂了,这样一条细细的绳子,就叫我顺着它爬上万丈高天。假若中途绳子断了,掉下来也是粉身碎骨。”父亲哄着而又严肃地说:“我已经出口答应人家,后悔也来不及了,还是麻烦儿子去走一趟。不要怕苦,万一能偷得来桃子,一定能得到百金的赏赐,那时我一定给你娶个漂亮的媳妇。”儿子无奈,用手拉住绳子,盘旋着向上攀去;脚随着手向上移动,活像蜘蛛走丝网那样,渐渐没入云端,看不见了。过了一会,从天上掉下一个桃子,像碗口那么大。耍戏法的很高兴,用双手捧着桃子,献到堂上。堂上的官员看了老半天,也说不清是真是假。这时,绳子忽然从天上落下来,耍戏法的惊惶失色地喊道:“糟了!天上有人把绳子砍断了,我儿子可怎么下来啊?”又过了一会儿,又掉下个东西来,一看,原来是他儿子的头。他捧着儿子的头哭着说:“这一定是偷桃时,被那看守人发现了,我的儿子算完了。”正哭得伤心时,从天上又掉下一只脚来;不一会,肢体、躯干都纷纷落下来。
耍戏法的人很是伤心,一件一件地都捡起来装进箱子,然后加上盖说:“老汉只有这么个儿子,每天跟我走南闯北。如今遵照官长的严命,没有料到遭到这样的惨祸,只好把他背回去安葬。”于是,他走到堂上,跪下哀求说:“为了去偷桃子,我儿子被杀害了!大人们可怜小人,请赏给几个钱,也好收拾儿子尸骨。日后,我死了也当报答各位官长的恩情。”
堂上的官员很惊骇,各自拿出许多银钱赏他。他接过钱缠到腰上,从堂上走下来,用手拍打着箱子,招呼说:“八八儿啊,不赶快出来谢谢各位大人的赏钱,还等到什么时候!”忽然,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孩用头顶开箱盖,从箱子里走出来,朝堂上叩头。一看,原来就是他的儿子。因为这个戏法耍得太神奇了,直到如今我还记得很深刻。后来听人说,白莲教能表演这个法术。我想,这可能就是他们的后人吧?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