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聊斋志异》无障碍阅读:宅妖 译文

长山李公,大司寇之侄也。宅多妖异。

司寇,西周所置官,春秋、战国相沿,掌管刑狱、纠察等事。后世以大司寇为刑部尚书的别称。这里指李化熙,字五弦。明崇祯进士,官四川巡抚,总督三边,统理西征军务。入清,官至刑部尚书。

尝见厦有春凳(一种长且宽的木凳,比较矮,夏日可用于睡觉乘凉等事),肉红色,甚修润。李以故(原来)无此物,近抚按之,随手而曲,殆如肉耎(ruǎn 软),骇而却走。旋回视,则四足移动,渐入壁中。又见壁间倚白梃(大木棍),洁泽(洁白光润)修长。近扶之,腻然(油腻黏糊的感觉)而倒,委蛇入壁(wēi yí 曲折行进),移时始没(一会儿便消失了)。
康熙十七年(1678年),王生俊升(姓王名俊升的读书人)设帐其家(设馆授徒,即当教书先生)。日暮,灯火初张,生着履卧榻上。忽见小人,长三寸许,自外入,略一盘旋,即复去。少顷,荷(扛)二小凳来,设堂中,宛如小儿辈用粱䕸心(jiē 高粱杆心)所制者。又顷之,二小人舁(yú 抬)一棺入,仅长四寸许,停置凳上。安厝未已(cuò 安措,安置。厝,停柩待葬),一女子率厮婢(奴婢)数人来,率(都)细小如前状。女子衰衣(cuī 丧服。衰,通“缞”),麻绠束腰际,布裹首;以袖掩口,嘤嘤而哭,声类巨蝇。生睥睨(pì nì 窥视)良久,毛森立,如霜被于体(因受惊吓而毛骨悚然)。因大呼,遽走,颠(坠落)床下,摇战(发抖)莫能起。馆中人闻声毕集,堂中人物杳然矣。

白话文

长山县李公,是李大司寇的侄子,他家里经常有妖异出现,一次,李公见厅上有条长板凳,呈肉红色,非常细润。他因为以前没有见过这东西,所以走近摸了摸。一摸,板凳随手弯曲起来,和肉一样软。李公吓了一跳,拔腿就走。边走边回头看,那东西四腿动了起来,渐渐地隐入墙壁中去了。又有一次,李公见墙壁上竖着一根白色细长的木杖,非常光滑干净。他走近用手一扶,木杖便软绵绵地倒下,像蛇一样弯曲地钻向墙内,一会儿也看不见了。
康熙十七年,有一个书生王俊升在李公家教书。一日黄昏时候,刚点上灯,王先生穿着鞋躺在床上。忽然看见一个小人,长三寸多,从门外进来,稍微打了个转就又出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小人拿了两只小凳来,放在屋正中,像小孩用高梁秸做的玩具小凳一样。又过了一会儿,两个小人抬了一口棺材进来,不过四寸多长,放在两只小凳上。安排还没就绪,又见一女子带领几个丫鬟佣人进来,都像先前小人一样的细小。女子身穿孝服,腰扎麻绳,头裹白布,用袖子捂着嘴,细声细气地啼哭,那声音就像大苍蝇叫一般。王先生偷看了很长时间,吓得毛骨悚然,浑身像霜打了一样凉。他大叫一声,拔腿就跑,可是没能跑掉反而跌倒在床下,浑身颤抖,站不起来。当馆里的人们听到喊叫声急忙跑来看时,屋里的小人和小物全都忽然不见了。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