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言文文白对照:《范冉生尘》

【原文】

范冉生尘

 

范冉字史云,陈留外黄人。桓帝时,以冉为莱芜长,遭母忧①,不到官。后辟太尉府,以狷(juàn)急②不能从俗,常佩韦③于朝。议者欲以为侍御史,因遁身逃命于梁沛之间,徙行敝服,卖卜于市。遭党人禁锢④,遂推鹿车,载妻子,捃(jùn)拾自资,或寓息客庐,或依宿树荫。如此十余年,乃结草室而居焉。所止单陋,有时粮粒尽,穷居自若,言貌无改,闾里歌之日:“甑(zèng)中生尘范史云,釜(fǔ)中生鱼范莱芜。”

(《后汉书·独行列传》)

 

注释:

①母忧:母亲的丧事。忧:父母的丧事。

②狷急:急躁。

③佩韦:韦,熟皮。因其性柔韧,性情急躁的人佩在身上,用以自戒。《韩非子·观行》:“西门豹之性急,故佩韦以自缓;董安于之性缓,故佩弦以自急。”

④禁锢:禁止做官或参与政治活动。

【译文】

 

 

范冉字史云,是陈留外黄人。桓帝时,任命范冉为菜芜县长,因为母亲病故,不能就职。后来他被太尉府召用,因为性情急躁不能迁就世俗,所以他在上朝时经常佩带熟皮提醒自己,克制自己的脾气。有人提议让他担任侍御史,他就隐居到梁国、沛国一带以逃避任命,他身穿破旧的衣服徒步在集市上只在大街上给人占卜(维持生活)。正赶上党人斗争,被禁止做官,范冉就用小车推着妻子孩子,靠捡拾维持生活。有时住在客店,有时靠在树荫下面过夜。这样过了十多年,这才才搭了一个草屋居住。他住的地方十分简陋,有时粮食吃光了,生活窘困,但范冉还是安然自得,言谈表情依然如故。本乡人歌唱他说(给他编歌谣说):“蒸饭的瓦罐都是灰尘,这是范史云;煮饭的铁锅可以养鱼,这是范莱芜。”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