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言文文白对照:《冯道和凝》

【原文】

冯道和凝

 

故老①能言五代时事者云:冯相道、和相凝②同在中书③。一日,和问冯曰:“公靴新买,其直④几何?”冯举左足示和曰:“九百。”和性褊(biǎn)急⑤,遽(jù)⑥回顾小吏云:“吾靴何得用一千八百?”因诟责⑦久之。冯徐举其右足曰:“此亦九百。”于是烘堂⑧大笑。时谓宰相如此,何以镇服百僚⑨。

(《归田录》)

 

注释:

①故老:年老而有声望的人,多指旧臣。

②冯相道:冯道字可道,自号长乐老,后唐、后晋时历任宰相;契丹灭后晋,他又附契丹任太傅;后汉时又任太师;后周时再任太师、中书令,为人毫无气节。和相凝:和凝字成绩,历官五代梁、唐、晋、汉、周各朝,也是一个没有气节的人。

③中书:指中书省,是秉承君主意旨,掌管机要、发布政令的机构,宋时是全国的政务中枢。

④直:同“值”。

⑤褊急:气量狭隘,性情急躁。

⑥遽:急忙。

⑦诟责:责骂。

⑧烘堂:通作“哄堂”。唐代御史有台院、殿院、察院,由一御史总管杂事,称作杂端。公堂会食时,禁绝言笑,只有杂端笑而三院都笑,称为“烘堂”,后曾储作《类说》引作“哄堂”。以后用来形容满屋子人同时发笑。

⑨百僚:百官。

【译文】

 

 

译文一:能够谈论五代时掌故的遗老们说:宰相冯道跟宰相和凝同在中书省任职,有一天,和凝问冯道说:“您的靴子是新买的吧,它的价钱是多少啊?”冯道举起左脚给和凝看靴子,说:“九百。”和凝的性子很急躁,马上回头瞪着吏役说:“我的靴子怎么要花一千八百?”于是就责骂了好一阵子。这时冯道又不慌不忙地举起右脚对和凝说:“还有这一只也值九百哩。”于是哄堂大笑。当时的人评论说:宰相如此失体统,怎么能统率群臣啊。

译文二:能够讲述五代时事的年老阅历多的人说:宰相冯道与宰相和凝一同在宰相办公的官署。一天,和凝问冯道:“您新买的靴子值多少钱?”冯道抬起左脚给和凝看后说:“九百。”和凝性情急躁,急忙回头对小吏说:“我的靴子为什么用了一千八百?”于是责骂了小吏很长时间。冯道这时又慢腾腾地抬起右脚说:“这只也是九百。”于是引起哄堂大笑。当时就有人说宰相尚且如此,怎能使百官信服?

 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