袭人此话,是对薛宝钗最大的讽刺

大中午的,薛宝钗邀林黛玉去藕香榭玩,林黛玉说要回去洗澡,薛宝钗转身就溜进了怡红院。真是打了个好幌子。

她有意找贾宝玉玩,却这样对林黛玉说,再次在林黛玉面前耍了一把金蝉脱壳之计,好让自己一个人开开心心地去找贾宝玉。

她自己不想午睡,也不怕打扰贾宝玉休息。她要惹贾宝玉讲话,以解午倦。

此时的怡红院,鸦雀无闻,一并连两只仙鹤在芭蕉下都睡着了;房中外间床上都是丫头,横三竖四地睡觉。宝钗溜了进去,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。

她这么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来到了宝玉房里。袭人绣肚兜绣得出神,被她吓了一跳,忙起身,笑脸相迎。

薛宝钗没话找话:“你也过于小心了。这个屋里还有苍蝇蚊子?还拿蝇刷子赶什么?”

袭人悄悄笑道:“姑娘不知道,虽然没有苍蝇蚊子,谁知有一种小虫子,从这纱眼里钻进来,人也看不见。只睡着了咬一口,就像蚂蚁叮的。

又一次读到这一段,联想到薛宝钗踏入怡红院的情景,突然觉得薛宝钗似乎就是那种小虫子。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作者给出的暗语。我们暂且赏析一番。

虽然没有苍蝇蚊子,指的自然是大中午的没有闲杂人等来打扰。

谁知有一种小虫子,便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了。而薛宝钗的到来,又有谁能够想得到呢?小虫子有袭人防着,薛宝钗又有谁能够防着呢?

从纱眼里钻进来,指的便是薛宝钗从横三竖四的丫头们身边,钻进怡红院,神不知,鬼不觉,没有一个人看见,更没有一个人阻拦。

薛宝钗的行为是如此地像那种虫子,又怎叫人不联想到这便是作者一种高明的隐喻呢?

大热天大中午的,薛宝钗此举甚是不妥当,作者不好直接批评,便只能借袭人的口,借一个小小的细节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与价值判断。

贾宝玉睡在床上,薛宝钗后来又坐在他身边,为他绣肚兜,也非常似虫子将人咬一口,让人不舒服。

贾宝玉后来听说了薛宝钗的这一作为,便非常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亵渎了薛宝钗,觉得自己因此欠了她一个人情。

薛宝钗这种咬人的方法,是不是比虫子更加高明。

袭人离开后,她自己在那里绣了两三个花瓣,起码是三十分钟左右吧。难道她就没有意识到自己举动的不妥当吗?她分明是故意让自己一直坐在宝玉的床上,坐在宝玉的身边,让别人看见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红楼梦赏析

平儿:生不逢时,也让李纨倍感无助

2024-7-8 20:53:45

红楼梦赏析

林黛玉的自信,吊打薛宝钗

2024-7-6 21:46:52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