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言文文白对照:《文章修改》

【原文】

 

百工治器,必几经转换而后器成;我辈作文,亦几经删润①而后文成,其理一也。闻欧阳文忠作《昼锦堂记》③,原稿首两句是“仕宦至将相,富贵归故乡”,再四改订,最后乃添两“而”字④。作《醉翁亭记》,原稿起处有数十字,粘之卧内,到后来只得“环滁皆山也’五字。其平生为文都是如此,甚至有不存原稿一字者。近闻吾乡朱梅崖⑤先生,每一文成,必粘稿于壁,逐日熟视,辄⑥去十余字,旬日以后,至万无可去,而后脱稿⑦示人。此皆后学所当取法也。

(《退庵随笔》)

 

注释:

①删润:删改润色。

②一:一样,相同。

③欧阳文忠:即欧阳修,字永叔,号醉翁、六一居士。北宋文学家、史学家。吉水(今属江西)人。《昼锦堂记》:此文与后面的《醉翁亭记》均为欧阳修所作。

④两“而”字:即将上两句改为“仕意而至将相,富贵而归故乡”。

⑤朱梅崖:建宁(今福建建瓯县)人。清乾隆进士。工古文,著有《梅崖居士集》。

⑥辄:总是。

⑦脱稿:著作完成。

【译文】

 

 

各种手工艺人做一件器物,一定得经过多次的添加删削而后才能做成;我们这些人写文章,也得经过多次修改润色而后才写成,它们的道理是相同的。听说欧阳修写《昼锦堂记》时,原稿开头两句是“仕宦至将相,富贵归故乡”,但经过再三修改,最后才添上两个“而”字。写《醉翁亭记》时,原稿的开头有几十个字写滁州多山,他把草稿贴在寝室里作反复修改,到后来只有“环滁皆山也”五个字。欧阳修一生写文章都是这样,甚至有的文章经过修改后原稿连一个字也没有被保留的。近来听说我同乡朱梅崖先生,每篇文章写成后,一定要把草稿贴在墙壁上,每天熟读,每次读后就删去十多个字,十天以后到再没有可删的字了,然后才定稿拿给别人看。这些都是后人所应当效法的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 分享